星期二, 2月 19, 2008

眾生

行將就木的老者弓著背拖著身子經過門前, 步履危顫顫, 裹著一層層看不出是為禦寒還是為保暖的衣料, 走著也不特別有什麼目的地, 但我猜應該是散步或是維持一種活動, 一種保健, 保持康健之類的理由, 就這樣走著, 好知道自己還活著. 他/她們總會好奇伸首張望, 定定的瞧著你, 瞧你在做些什麼名堂, 絲毫沒有那種你緊盯著個陌生人該出現的那種怯生生不好意思, 看完了, 再滿足的離開, 然後明天還是會在同個時間點再跺過來. 這樣活著, 讓我噁心又想吐.

有人開著自用車, 車子行經你門口, 見到有棄置的紙箱或塑膠空瓶或鐵鋁罐之類的物事, 就車子在大馬路上一停, 逕行走來拾取, 拎著戰利品放進後車廂, 滿心歡喜的離去, 這一幕也總讓我噁心又想吐.

有婦人拖著年幼哭鬧的孩子, 死命拖著前行, 邊走邊帶咒罵, 孩子身上髒污又掛滿鼻涕眼淚.

排班的計程車, 為了爭奪排位的順序把車子死命的亂切, 擋住了大公車, 擋住了後方的摩托車, 擋住了車流, 但仍不滿足似的死按著喇叭, 只為了可以早點切進排班的車序.

中學女生穿著不合宜的高跟鞋, 顯然不太知道該怎麼走路, 鞋型跟size都不對, 但還是裝出矜持高雅的仕女風範, 以一種猜可能是電視或雜誌上學來的那種儀態之類的姿勢前進著, 儘管衣著搭配與體態都荒腔走板.

中年男子腳上套著洗到霉黑又泛黃的白襪, 塞進太小的黑色膠製拖鞋, 走在大街上.

這個城是被詛咒了嗎, 每天看著如許眾生出入我眼簾, 頓感厭世.

1 則留言:

Cynthy 提到...

你的眼睛才被詛咒了吧, 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