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07, 2007

晨間

一夜躺在床上, 就沒能入睡, 不時落拍或搶拍的心臟很賣命大力鼓動著, 下午喝的一支紅酒還在血液裡流, 腦子陣陣發疼, 可就是沒能睡著, 可能知道睡著會中風再也起不來之類的吧.
起來看了看人家寫的東西, 我很仰慕的那位讓我發覺自己粗鄙不文的那位, 此時感到幸福, 像印象裡父親還是爺爺之類的人物早上起來買完豆漿油條, 然後安逸坐著看報的那種幸福, 我竟然透過更簡單的方式不勞而獲了. 說起報紙, 好久也沒看跟買了, 最近還堅持不懈看報的人應該很難幸福吧, 不細談, 不打算讓那些東西污了我自己的地盤.
放了彭玲跟耀明哥的漩渦來聽, 接著是盛夏光年的OST, 一片祥和寧靜還有淺淺的憂傷.
窗外做晨操的人們緩緩運作著他們的軀體, 風涼涼吹著, 空氣裡有溼潤的泥土的跟枝葉的味道, 這些氣味的組合帶回幾年前在清靜農場早上起床時的記憶, 我想應該是昨日的暴雨洗去了城市的汙染的緣故吧, 這是另一個幸福.
記起Vincent說要約吃brunch, 反正也還早, 先去書店晃一晃吧, 酒也該補貨了, 作這些怡人的事情邊等待我的brunch, 今兒個真是個幸福的晨間時光.

樓下那個做早操的阿婆, 太是激動投入, 瞧她那姿勢, 真擔心她別打出氣功波來的好.

1 則留言:

小胖 提到...

看來,寶迪並沒有好好按時服藥唷~還喝酒@@~
可以好好照顧自己嗎?儘管身邊沒有人,你也該好好珍惜這跟了你30年的身軀吧!!!
別讓我掛心好嗎?